险被禁止三年不得申请澳洲签证!H先生为省钱找廉价中介帮忙递签血泪史!

H先生为省钱找廉价中介帮忙递签

险被禁止三年不得申请澳洲签证

随着澳洲开始接收小学生留学,越来越多的中国家长把低龄子女送到澳洲来留学,H先生一家也不例外。他的儿子今年12岁,2年前来澳洲读4年级,这是他来澳洲的第三个年头,目前在墨尔本的一所小学读6年级。


澳洲移民局为了更好的监督小学生留学,规定小学生的学生签证最多只能一次签两年,因此去年底今年初,H先生和儿子开始准备续签事宜。他们当时有联系过小编,小编看是老客户,也报了个非常良心的价格,可惜他们还是嫌贵。这里小编要提一嘴,我们的收费和部分扰乱市场的公司比,不一定是最低的,但绝对合理,而且在同等价位里,提供的服务绝对细致。


于是H先生经朋友介绍找了一家去年刚拿到牌的中介。对方给的价格也很是诱人,一个学生签证、一个监护人签证、外加拿COE,服务费只要$550。该中介为了给H先生省钱,出谋划策建议他和孩子去境外递交,这样可以省下每人$700的境内续签费用。


按计划,H先生和孩子在今年1月的时候回国去递交签证了。签证递交上去之后,移民局以递交时没有COE为由,把孩子的签证申请作为无效申请(invalid application),而由于孩子的学生签证申请无效,H先生的监护人签证申请直接被拒。


事实上,境外的学生签证在递交时必须有COE,不然就会被作为无效申请,而境内递交的学生签证有offer就可以了。因此,移民局在无效申请通知信上这么写道:


显然,这个中介没搞清这些要求,在拿到COE前就急于递交了签证申请。后来H先生的亲戚告诉我,该中介之前一直让他们去学校开COE,学校老师听后也是一脸懵,不知道他们要的是什么。一直以来,维州的公立中小学都是归维州教育部管的,所以COE也是教育部出的。等这个中介终于搞清楚以后,H先生的签证也被拒了。


拒签后,中介也不告诉H先生他被拒签的消息,偷偷又给父子俩重递了两份申请。递交完后,他给H先生发了一份费用明细,要求H先生付款,H先生看到了怎么有3笔签证申请费,而且还多了2个$700的境内续签费,这才发现了问题。


又过了一个半月,移民局突然给H先生发了一封Natural Justice Letter,说他一共有过两次拒签记录,一次是2015年的时候有个旅游签证被拒,今年2月1日的时候学生监护人签证又被拒,在这次的签证申请表上关于拒签史的问题,H先生回答的却是从未被拒签过,这涉嫌给移民局提供虚假和误导性的信息,可能违反了PIC4020,移民局要求H先生就此事提供解释。如果违反PIC4020属实,H先生这次不但会被拒签,可能三年都不能申请澳洲签证了。


小编当时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是无语了,照理说作为移民代理,我们每次给客户递交申请前都应该问清客户之前是否有拒签史,不能想当然就觉得客户没有拒签史,填上“No”。


我们暂且不提2015年的那次拒签,今年2月1日的那次拒签,这位中介是当时除移民局以外唯一的知情人,他为什么还会回答”No”?我们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收到这封信后,该中介也不知如何是好,于是他和H先生说,最近有很多私人事情需要处理,帮不了他了,你找其他人帮忙收拾这个烂摊子吧。






于是,小编就在这个时间点登场了,H先生的亲戚找到了小编帮忙救急,小编问他们要来了所有的签证申请表、递交给移民局的所有材料、移民局发来的所有邮件、拒签信等。


相信很多学生都知道递交学生签证要写GTE statement吧?这位中介连GTE Statement都没写,就把签证交了上去,好在只是一个普通续签,移民局没有针对此事发难。递交的材料也是一团糟,上传的部分表格是已过期的表格,表格上的签字也没签全,出生证只提供了中文版的等等。最终我们把所有能提供的证据和解释全部串联好,提供给了移民局,以证明这所有的事情都与H先生无关。同时也告诉H先生他们,如果最终移民局还是不相信,就得做好去AAT上诉的准备了。好在,移民局最终还是网开一面,批准了H先生的学生监护人签证申请,让他得以留下来继续陪读孩子。